皮埃尔是法国植物学家
栏目:仿古家具 发布时间:2019-09-01 02:24

  随着人类的采伐,红木树种越来越难找,经常需要深入更偏僻的山区。而为了更节省人力、物力地把这些珍贵的木材运出去,人们不惜烧掉附近山头的森林。

  在高额利益的驱使下,大批珍贵的红木树被砍伐,原始森林遭到过度的开采,动植物收到灭绝的威胁。在新开始的一轮全球化掠夺中,中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我们该思考我们到底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?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。

  “今年还能拉木头,明年怕就没有木头可拉了。”一位在湄公河上从事了8年拉木头生意的船老大指着船上硕大的树根说道,这些树根连同船上的其他红木都是通过大象从雨林深处运出来的,“这么粗的树根,都上千年了,都被挖了。”

  记者随着一位据说已在东南亚从事木材生意20余年的广东商人蔡先生,从中缅边境的瑞丽口岸出境,一路深入到了缅甸境内雨林的深处。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保证这一船的红木木材,主要为缅甸花梨(大果紫檀)和缅甸花枝(巴里黄檀)原木顺利进入中国境内。

  2013年,中国从缅甸进口的红木原木总量达到23.7万立方米,总价值3.24亿美元,三倍于2012年的进口量和进口价值,几乎六倍于2010年的贸易数据。

  缅甸从2014年4月起,全国开始执行新的全面原木出口禁令。“现在不管是缅甸花梨还是缅甸花枝,大口径的木料都比以前要难找了。要得到好料,必须要进入到更偏僻的雨林。”这位商人介绍说。这两种树种在缅甸被列为“受保护”物种,只有在获得缅甸环境保护和林业部(MOECAF)明确许可的情况下才能采伐和贸易。

  缅甸环境保护和林业部的数据表明,缅甸的森林中现存大约169万立方米的缅甸花枝原生树,以及大约141万立方米的缅甸花梨原生树。

  这两种树种是缅甸出口中国红木的主要品种,如果按照2013年的出口速度,那么缅甸森林中全部310万立方米的缅甸花梨和缅甸花枝全部将在13年或更短时间内被消耗殆尽。

  由于旺盛的需求,主要原产中国海南的降香黄檀(即海南黄花梨)原生树已在中国绝迹,商业意义上灭绝。“说不定过几年,缅甸花梨和缅甸花枝就会像海黄一样,有价无市。”

  产于柬埔寨、老挝、泰国和越南的大红酸枝(交趾黄檀),曾经是分布广阔的树种。如今大红酸枝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(IUCN Red List)列为易危物种。2011年的一项估计称,泰国仅存约10万棵大红酸枝树。2012年的一项湿地调查证实,老挝境内没有发现成熟的大红酸枝原生树。在柬埔寨,除了一些受严格保护的地区外,原生的大红酸枝树如今被视为稀有物种。2014年,越南宣称境内已找不到大红酸枝树。

  大红酸枝,红木五虎将之一。国标红木5属8类33种材料中的豆科黄檀属红酸枝木类,学名交趾黄檀。(PS:交趾黄檀,起初是由法国人让·巴普蒂斯·路易·皮埃尔和让·马里·安托万·德—兰尼桑在1886年命名的。皮埃尔是法国植物学家,以关于亚洲热带地区的植物学研究而著名。)

  1、纹理:花纹漂亮,纹理层次感分明又富有变化,有深褐色或黑色直丝状条纹;

  3、密度:大,气干密度1.01~1.09克/立方厘米,结构细密,利盈娱乐性坚质重,可沉于水。

  4、颜色:多化,新材一般为赤红色或深红色,在空气中氧化后呈暗红色,而老料则显黑红色。

  5、气味:酸香浓厚,开锯时木材会散发辛香酸味。清代江藩者着《舟车见闻录》记载紫榆来自海舶,似紫檀,无蟹爪纹。刳之其臭如醋,故名酸枝。这种天然的木香气味弥漫在空中有独特的杀菌作用,同时具有对人体预防高血压、高血脂之功效。

  大红酸枝生长于中南半岛北纬22°~10°的地区,是传统意义上的“红木”,是公认最好的酸枝木,又称“老红木”,主产于老挝、越南、柬埔寨等东南亚地区,又以老挝大红酸枝为最好。

  大红酸枝的生长极其缓慢,一般要生长500年以上的才能使用,属于短期内不可再生资源。对于其原料的稀缺性,《CITES公约》对列入附录II物种的定义便是最好说明。据公约有关规定,得以列入附录II的物种是指“所有那些目前虽未濒临灭绝,但如对其贸易不严加管理,以防止不利其生存的利用,就可能变成有灭绝危险的物种。”

  2012年,一项实地调查证实,老挝境内没有发现成熟的大红酸枝原生树。在柬埔寨,除了一些受严格保护的地区外,原生的大红酸枝树早已被视为稀有物种。

  2013年3月3日—15日,在第16届CITES缔约国大会上,交趾黄檀(大红酸枝)被列入濒危附录Ⅱ。

  2016年9月24--10月5日,第17届CITES缔约国大会的召开将交趾黄檀(大红酸枝)的管制级别从附录Ⅱ中的标注5升级为标注4,管制范围从原木、锯材和胶合板扩大到家具及零部件。大红酸枝的贸易管控将会变得更加严苛,将被全面禁止!

  植保学家预计,按照现在的砍伐速度大红酸枝将会在10年内灭绝(即到2026年)。因为东南亚各国红酸枝原材料早已日趋枯竭:红酸枝在泰国、越南已开发将尽,只有老挝、柬埔寨交界处还有少部分交趾黄檀。

  它的成材率低,只有2—3成。新材不能直接制作家具,也不能直接进烘干房用机械烘干,需要经过至少2—3年的自然干燥后才能使用,而且老料的自然干燥起码得7-8年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以及木材本身的神奇转化,使得大红酸枝成为一种珍稀而凸显身份的象征。

  红木的前三甲:“一黄”、“二黑”、“三红”。“黄”是海南黄花梨,“黑”是小叶紫檀,而“红”,就是大红酸枝(交趾黄檀)。

  黄花梨、小叶紫檀、大红酸枝为明清时期宫廷御用的“三大贡木”。这些由属国或臣下精心挑选来进献给帝王的地域最优质木材,不仅寓意材质的优越感,还寓意着尊贵与尊重,是一种生活品质与精神追求。明代高级家具所用木材大多以黄花梨木与紫檀木为主,到了清代,以上两类木料逐渐稀少,因黄花梨木与紫檀木在上世纪50年代之后被砍伐得所剩无几,原生林没有了,而新植树苗需500年才能成材,故而造成黄花梨木与紫檀木市场存量的急剧稀缺。清代乾隆以后大红酸枝木被广泛应用并逐渐成为黄花梨木、紫檀木的三驾马车,备受当时上流社会的推崇。如今很多表现明清显贵的影视剧中都有出现酸枝木家具。“贡木”,宫廷御用的名衔,为大红酸枝的历史底蕴增添了色彩浓厚的一笔。

  大红酸枝价格相当于紫檀木的五分之一,是黄花梨木的八十分之一。有专家指出,名贵珍稀红木市场交易以现金交易为主,且资金来源大部分是自有资金,因此,与动辄上百万、上千万的紫檀木、黄花梨木家具相比,十几万、几十万的大红酸枝木家具以适中的价格受到消费者的喜欢,普通小康家庭就可以拥有一套大红酸枝木家具。因此,大红酸枝木迅速成了新宠,越来越受欢迎,越来越红火。

  从目前市场的强劲需求量看,大红酸枝木未来上涨的空间巨大,将是红木投资收藏最值得出手的潜力股。据专家估计,按目前速度,10年之后,大红酸枝木的价格很可能直追小叶紫檀木,黄花梨木,合理的上涨空间应该不低于30倍。

  从现有市场的存量来看,随着政府制约的加大,失去原料的进口供应,大红酸枝厂家的原料储备量越来越少,大红酸枝日愈稀少,收藏就在当下。

  大红酸枝家具本身增值空间就很大,其传统喜庆的颜色、典雅大气的造型、精益求精的手工雕刻工艺……大红酸枝家具水涨船高,已是显而易见的了。

  “摆乌木、睡紫檀、坐酸枝、用鸡翅”,红酸枝木抚之细滑清凉,散热性、透气性极佳,坐感稳而不滑,对腰椎有一定的保健作用,用大红酸枝制作的椅子保健功效强大,这是也大众喜爱原因之一。

  数十年间,大红酸枝一路暴涨,原材料进口量、家具产量均大幅减少,成为了继海南黄花梨、小叶紫檀之后红木市场奇货可居的抢手货、中国高端红木家具市场的主力军。特别是以北京为主的北方地区,受传统文化影响,大红酸枝深入人心,其他木材无以匹敌。

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红木是天地间大自然的宝贵恩赐。大红酸枝,历尽数百年风雨终成良材,以一抹淡淡的酸香涤荡着心灵,隔绝着尘世的喧嚣繁华。其“具温润、匀质地、声舒畅、并刚柔、自约束”,品之若返璞归真,余味无穷……

购买咨询电话
400-320-5516